为什么英特尔做晶圆代工,最大冲击者不是台积电,而是三星?

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日前演讲说,英特尔宣布跨足晶圆制造服务,是「相当讽刺」的事,他也比较世界各国,认为要做晶圆制造服务,美国在人才方面不如台湾,中国大陆则落后台湾五年,唯独南韩是台湾强劲对手,因为它的制造优势与人才,跟台湾状况相近。

至于英特尔切入晶圆制造服务,会采用什么方式与台积电竞争?另外又会造成什么冲击与改变?对于这些敏感话题,张忠谋当然不会说,也不可能说。但是,若依据过去半导体产业竞争的轨迹来判断,应该可以大致推敲出以下的结果。

先说我的结论。英特尔切入晶圆代工产业,冲击最大的不见得是台积电,反而是三星,因为英特尔与三星的竞争策略,应该不致于有很大不同,但英特尔还会获得美国政府相助,赢面可能更大。

为什么会有这个结论呢?可以先从晶圆代工的客户结构谈起。

首先,台积电前几大客户,大致有苹果、联发科、超微、辉达、高通、博通、赛霖思,此外,排在其后的还有英特尔、德仪、恩智浦、思科等,至于台湾客户则有联咏、瑞昱、群联、奇景、敦泰等,另外大陆过去曾有华为海思、比特大陆等。

台积电是晶圆代工龙头大厂,扎根三十多年,是这个行业的大金刚,因此客户结构势必要多元且广泛,客户数目达到数百个,虽然有些订单规模不大,但经常要找寻具发展前景的客户,从小公司就开始培养,以利未来与客户有更长远的合作发展机会。

但是,当2005年三星切入晶圆代工服务后,最快速的方法不是去争取数百个客户,而是直接挖台积电的前十大客户,目标是只要挖到三、五个,三星的晶圆代工事业就可以快速成长。

如今,看起来三星的策略也的确是如此,过去就成功挖过苹果(但后来又被台积电挖回去),另外也挖了一部分高通、辉达的订单。

至于接下来英特尔会如何抢客户呢?很显然,英特尔也可能采取类似三星的作法,一样是挖台积电前十大客户,策略上与三星应该不会差太多。可是,英特尔与三星策略重叠的结果,最后会有不同结果吗?

先回顾一下3月24日英特尔宣布进军晶圆代工事业,当时有多家美商科技巨头如亚马逊、微软、思科、IBM及高通等,都为英特尔新执行长杰辛格站台。这个场面,已经很清楚地点出英特尔未来的客户目标是谁了。

首先,英特尔最优先下手的目标,一定是苹果、高通、博通这种台积电传统的大客户,因为这些客户具指标意义,而且订单规模大,挖到几个就可以拉抬英特尔的声量。即使联发科这样的台湾公司,未来若愈来愈国际化,也可能要分散下单风险,说不定也会成为英特尔拉拢的对象。

当然,在产品及业务上有竞争关系的公司,英特尔应该很难撼动得了,例如超微、辉达、赛霖思这种也在台积电前十大客户名单中、但与英特尔有直接竞争的企业,应该是台积电最忠诚的伙伴,不太可能将订单送到对手阵营。

至于英特尔接下来要布局的,则是像Google、亚马逊、微软、脸书、特斯拉(Tes la)、IBM这种非典型传统晶圆代工的客户,这些客户是潜力股,极可能也是未来AIoT领域的新玩家,当然也不应该放过。

杰辛格也很清楚,英特尔要扮演的正是重振美国半导体制造的领头羊角色,他很露骨地说,「美国应该投资英特尔产能扩张,而不是补助如台积电这类外来业者在美国设厂。」

因此,总结上述英特尔锁定的两大类型客户,都属于超强的美国大型企业,英特尔只要能拉到三、五个客户进来,进军晶圆代工事业应该就算圆满了。

而且,英特尔要争取这些美商公司大订单,会比三星更有优势。这次全球晶圆制造大缺货,又逢中美科技大战,美国政府想尽办法要帮美国队的忙,只要拜登总统下令说,你们这些美国公司都要挺美国,除了在亚洲下单外,还要拿一部分订单回美国本土生产,当这个新游戏规则一启动,整盘棋就可能出现不同的结果。

例如像苹果、高通这种客户,美国政府一定会跟他们说,若英特尔制程技术还没那么先进,那你们可以在台积电与三星中选一个,至于英特尔可以做的制程技术,就要移回来给英特尔做。这些客户若被迫真的要二择一,很可能就会选择留在第一名的台积电,这个结果会对三星不太有利。

对三星来说,优势是本身在半导体事业上是以记忆体为主,和晶圆代工客户的产品直接竞争的不多,但是也会与部分客户在手机、网通、AIoT等终端应用产品上正面冲突。

不过,这些优劣势条件等等的分析,一旦遇到政治,大概都不会太重要了,因为未来十年,美中科技战与全球地缘政治的演变,恐怕才是左右半导体竞争最重要的变数。

当然,前面这些状况的推演,都需要一个大前提先成立,那就是英特尔的制程技术要提升,良率、交期要稳定且让客户信任,没有这些基本盘,大概说什么都是多余的。

事实上,英特尔并非没有想过要做晶圆代工,除了很早期就已接些零星的代工订单,2016年英特尔更与安谋(ARM)宣布合作,于自家晶圆厂为客户生产以安谋为架构的晶片,当时英特尔执行长柯再奇(Brian Krzanich)甚至在自家开发者大会上正面挑战台积电。

不过,后来英特尔在行动通讯的成绩一直不好,也无法突破制程技术等问题,2018年就宣布放弃晶圆代工业务,而且原本宣布与中国展讯的合作,也在2019年停止,成为英特尔进军晶圆制造服务一个重大挫败。

其实,英特尔进军晶圆代工,真正会造成冲击可能还要好几年,不一定是眼前台积电需要担心的事,眼前台积电比较大的风险,应该还是来自地缘政治,尤其是台湾离中国实在太近,每天中共战机及军舰不断扰乱台湾海峡,中共会不会进犯台湾,才是台积电最大的风险。

近来台积电在美国的ADR股价不振,方舟(ARK)旗下各基金把台积电股票出清,显然就是反应美国投资人对这个变数的不安情绪。

因此,总结一下张忠谋对晶圆制造服务的评论,美国确实在人才上不如台湾,南韩因为人才与环境条件最接近台湾,成为台湾最强劲的对手,这些都是摆在眼前的事实,人才与环境,显然是张忠谋观察产业竞争的基本面条件。

不过,在美中科技战与地缘政治纷扰下,英特尔、三星这两家最具代表性的美、韩企业,未来会如何消长,这盘牵动各国的棋局,未来是否会跳脱人才与环境等基本面的局限,接下来政治因素又会扮演多大的扭转力量,很值得继续观察。

本文作者林宏文,主跑科技、生技产业多年,目前为财经专栏作家、财经节目与论坛主持人,长期关注产业发展、投资趋势、公司治理以及国家竞争力等议题。专栏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。

发表评论